《上古卷轴5》全系魔法效果及资料详细科普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4

  死灵法术

  Necromancy,同样被称为死灵术(Necromantic Art),黑暗工艺(Dark art)或黑魔法(Dark Practice)【这三个词不知道怎么翻译比较好…】。死灵法术是对死者的灵魂或尸体的一种操纵。龙语中它被称为“alok dilon”(杜耐维尔所言)。

  不同的群体与文化对于“具体什么构成了死灵法术”有着不同的立场。广义来说,死灵法术可以被理解为是“任何形式的对灵魂的操纵”。有些人认为,从魔法的学习(school of magic,在此若翻译为“魔法学校”感觉怪怪的)的角度来看,死灵法术应属于“召唤系”,因为二者都包含“对灵魂的召唤(summoning of spirit)”与“对湮灭力量的应用”。然而,在很多人的理解中,死灵法术意味着“操纵凡人的灵魂与恢复他们尸体的活力”。通常,这种对灵魂的操纵是通过“将灵魂束缚到由死灵术士事先准备好的物理形态上(尸体)”来完成的。

  在大多数文化中,死灵法术被视为是不道德且违法的,因为人们认为它违反了生命中生与死的自然过程,并玷污了灵魂的纯净。但是也有人不认同这一点。历史上有各种各样声名狼藉的群体将死灵术当作一种工具,并应

  死灵法术的知识,有很大一部分可以归为是迪德拉(对奈恩)的影响力(的体现),尤其是血族之父,莫拉格·巴尔。吸血鬼即是一种经常且酷爱应用死灵术,或爱与死灵法师接触(work alongside necromancers)的不死生物(个人感觉热爱对灵魂奴役的巴尔把同样的能力传给了他的子孙)。“血腥吸血热”经常也被理解成一种死灵法术。

  对死灵法术的争议,在魔法圈子里已经流行了几世纪。黑魔法的拥护者批评官方,谴责他们“将知识献祭给了公愤的祭坛”(lamenting the sacrifice of knowledge at the altar of public opinion…就是谴责他们为了公众放弃了知识)。他们做出的一个努力,是希望大众将死灵术理解为合适且道德的。这是最好的挫败那些让死灵术声名狼藉的人的方法。他们对死灵术所造成的危险轻描淡写,并批判那些他们所认为的死灵术与其他学科之间的隔阂(criticize what they see as the fictional divide between necromancy and some other schools)。召唤系、附魔系和变化系(这里是mysticism,变化系的鹰语应该是“alteration”,但查了一下mysticism发现和变化系的定义一样,所以…),也许还有一些别的科目,都多少与死灵法术有关联。

  死灵术的反对者的观点是:禁止所有人(除最高级,智慧的法师)使用死灵法术的是【警戒心】与【伦理道德】,而非什么【官方机构】。他们也以此观点来对抗死灵法术的应用者与拥护者。他们强调,任何魔法机构若是忽视大众对死灵法术的痛恨,将面临极大的风险,甚至关系到机构的存亡。他们同时强调,即使只是简单地“涉足”一丢丢死灵法术,也会使自己的灵魂堕入深处;而且即便是最简单的死灵术,也会使生命付出血的代价(spilling of blood)。所以,尽管学海无涯,任何对死灵术的学习都是非常“极端”的,而不是明智的。对死灵术的深入研究,则基本意味着练习者的毁灭(灵魂和身心…)。

  图一是天际中一具尸体正在被死灵术换起…

  图二是《湮灭》中的死灵仪式~

  

  灵魂,或是意识(animus,不知道专业术语怎么翻…),是“驱动”现有宇宙中所有生物的一种力量。这种力量的秘密不仅对凡人来说是无法理解的,而且即使是在超越凡人认知的层面上,也是不可知的(they are unknowable as they transcend the limits of mortal knowledge)。任何一位尝试解开灵魂的秘密的法师,都消失得无影无踪(噗)。然而,并不是只有参透它的秘密,才能利用它的能量。尽管现在的多数召唤系学徒满足于使用较为低等生物的“白色灵魂”,死灵术却热衷于收割与利用凡人的“黑色灵魂”。泰姆瑞尔上的所有文明种族,都使用过死灵法术。一些高智慧的非文明种族,例如地精(goblin),也对死灵术有很大兴趣。

  尽管多数死灵法师需要新鲜的尸体(通常死后三天内),死灵法术的大师可以复生时代久远的尸体。若是尝试复生一具尸体,而没有足够的知识和训练,可能会造成在尸体上的灵魂束缚不完整,导致施法者与“奴仆”之间的“契约”被打破,而使“奴仆”反蚀其主(想到了天际中一本书《黑色的悲剧》,讲述的是一个召唤出魔人的熊孩子向魔人请教附魔,同意魔人说话,从而打破了契约,被魔人亲身示范了黑色灵魂石的用法。。看完附魔+1)。死灵法术所吸引人的地方有很多,比如对力量的追求。尽管理论上来说死灵术的力量是无穷尽的,它其实和其它学科并没有力量上的差距(然而还是有很多人探求死灵术的力量)。贯穿整个泰姆瑞尔的历史,人们的保护者从来都是封锁或废弃那些地下墓穴,而不是与死灵法师拉起的尸体们对刚(然而并不能阻止倒斗大神们)。

  长久以来,死灵法师们都在努力磨练自己的技艺,寻找新的方法来发挥他们的技术。死灵术是怎样被使用的,完全取决于死灵法师的目标,能力和道德底线。很多死灵法师,单纯的只是渴望力量。只要有足够的资源,一位熟练的死灵法师可以召唤出一整支死灵大军(狼心女王拉起一大波尸鬼真心震撼)。(至少在起步阶段)死灵法师们都会做各种实验,追求自己的目标。死灵术同样会吸引那些追求“造成痛苦的快感”的“虐待狂”,而那些目的非此的死灵法师们在探索死灵术之路的尽头,也将使自己的灵魂坠入深处。

  死灵术最吸引人的地方之一,是“复活”(“活”与“生”不是一个概念)。有的死灵法师之所以追求黑魔法,是为了唤醒他们所爱的人(TvT)。尽管传言说有的死灵法师已经在“复活”上取得了一点点成功,因为他们已经能将该人的灵魂束缚到该人的尸体上,但真正意义上的“复活”却是远超出他们能力范围的(TvT)。

  在几个纪元中死灵法师所学到或意识到的知识中,其中一点是“奴仆”服从命令的能力似乎与他们生前的智力有关。也就是说,对于死灵法师来说,复生一条狗,最好是“一条可以看门的死亡猎犬”,最坏是“一个会害死自己的傻X”。若是要复生一具骷髅,则必须在施法前妥善保养这具骷髅,否则奴仆的身体结构不稳固。每一根骨头都必须正确摆放。死灵法师们钻研了各种方法来稳固骷髅的关节,使它们能自由灵活地活动。尽管其他奴仆能被唤起一次又一次,骷髅是很脆弱的,通常只能被唤起一次。然而相比僵尸或其它血叱糊啦的奴仆,骷髅更受死灵法师的青睐,因为它们更干净、更灵活。

  死灵法师有时会利用动物,比如泥沼蟹,来清理尸体上没用的肉。如果一具尸体太过腐烂,不能复生成有用的僵尸,却能提供一具坚固的骷髅,那么机智的死灵法师会把这尸体扔到沼泽里,让那里的生物帮帮忙。死灵法师也有复生适度腐烂的尸体的方法,他们也可以用革带、肠线“治愈”尸体的伤口,来复生已经被肢解的尸体。他们甚至可以复生多具生物尸体拼合在一起的一具尸体。然而,这样的僵尸都又傻又弱。所以,死灵法师可以花一点点时间,把尸体“木乃伊化”。将尸体泡在盐水浴中至少一个月,再复生它,可以得到一个更强壮持久,更聪明,更能做出独立行为的奴仆。

  死灵法师们钻研了各种操纵灵魂的方法。有一种方法是,在尸体周围召唤一层“冰霜”,然后赋予这层霜,而不是尸体,一个忠实的灵魂。

  死灵法师与骷髅

  

  巫妖之路

  很少有死灵法师能够成功达到“巫妖化”(lichdom…求更好的解释)的境界,但绝大多数死灵法师把巫妖化看作死灵法师的最高境界与最终目标。学术研究和民间传说都推测了一个人成为巫妖的方法。只有一种为人所知的方法可以使人巫妖化,但尽管这种方法是“为人所知的”,它的绝大多数细节都被隐瞒了。

  巫妖化的方法因人而异。且对任何一位死灵法师来说,尝试巫妖化都是非常危险的。它需要超人的意志力和极其渊博的巫术知识基础,以及蕴含极大力量的魔法器物,和大量的鲜活灵魂。死灵法师用这器物向一个对象释放一个强力的死灵法术( The necromancer casts a powerful necromantic spell on his subjects, using the magical relic as a casting focus…个人理解focus是类似法杖的东西…我翻的可能有误,求更好的解释),通过“难以置信的痛苦”的方式将对象的灵魂夺走。这种痛苦是死灵法师刻意造成的,因为想要仪式起作用,夺取对象的灵魂时,必须尽可能地使对象痛苦。在升为巫妖的过程中,收集与折磨大量灵魂是至关重要的。

  另一个巫妖化的重要步骤是将自己的灵魂转入一个物理形态中。泰姆瑞尔的民间知识早已承认了这一点,但民间故事仍会错误地称破坏巫妖的物理形态可以“杀死”巫妖。事实上,只有在转换灵魂的过程中,死灵法师是依赖于这个物理形态的(过程的长短因人而异)。一旦这个过程结束,死灵法师的灵魂离开了他的躯体,巫妖化的过程随之完成。这个装着他的灵魂的东西也就没那么重要了(inconsequential)。最后,一个束缚着死灵法师的灵魂(死灵法师“自我复生”)的尸体,一个巫妖,诞生了。

  但是,如果这个承接死灵法师灵魂的物理形态在转换过程中丢失或毁灭,巫妖化将立刻失败,死灵法师会立刻死去。死灵法师会举行长达一周的仪式作为他们巫妖化过程的一部分。在这个仪式中,他们会制作一种叫做“Sands of Resolve”(决心之沙?溶解之沙?[FACE WITH TEARS OF JOY])的特殊沙漏,作为自己灵魂的容器。

  关怀人性的死灵术

  responsible necromancy [FACE WITH TEARS OF JOY

  Vastarie传说(The Legend of Vastarie)围绕着Vanus Galerion(上古卷轴ol)与Mannimarco展开。有意思的是,Vanus Galerion是一位富有怜悯之心的死灵法师。当Mannimarco追求【直接利用死灵法术】所得到的力量时,Vastarie找到了一个方法,让灵魂暂时弥留在躯体上。这样一来,施法者可以与灵魂交流,并将他们的学识经历存于凡间。在这之后,灵魂也能平安地到达Aetherius(与附魔所需要的对灵魂的永久束缚恰恰相反)。

  死灵法师最喜欢使用自然死亡的尸体,因为这样付出的代价最小,且不会引起太大的注意。但Vastarie会主动避免折磨或永久束缚灵魂,而且她的目标看起来是造福大众而非积累自己的力量。她不能容忍与Mannimarco同流合污,追求一样黑暗的目标;也发现Vanus Galerion在法师工会中也绝不会允许她所做的实验,尽管她已经尽力节制自己死灵法师的应用。她设法聚集了一小撮学徒,但很明显Mannimarco庞大的地下网络和强大的力量更为诱人。最终Vastarie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,而她曾经的好友—Mannimarco将自己残忍的死灵术散播到整个泰姆瑞尔。

  文章《关于死灵法术》(On Necromancy)鼓励那些关怀【受影响的灵魂】的死灵术。别的大多数死灵法术文章鼓励初学者使用新鲜尸体,而《关于死灵法术》却反对这一点,因为尸体的“原主”在死后几天,几月乃至几年都可能依然停留在躯体上。这种“灵魂链接”(spiritual umbilicus,灵魂脐带?)会随时间的推移而减弱,但只要这种链接越强大,尸体“原主”对死灵法师的反抗也就越强烈。通常死灵法师将赢得这场斗争,原主之魂则遭到了极痛苦的折磨。

  巫妖(湮灭)

  

  Mannimarco(湮灭)